歡迎訪問安徽檔案網! 今天是 
當前位置:首頁 > 檔案文化 > 珍品博覽
余則成、翠萍原型---金寨籍老紅軍王文、王鳳岐的傳奇人生

  

作者:胡遵遠 | 信息來源:金寨縣黨史縣志檔案局 | 發布日期:2016-04-06

2016年3月16日,紅色“特工”王鳳岐的骨灰運到安徽省金寨縣,與早期安葬在金寨縣革命烈士  園的丈夫、金寨籍老紅軍、紅色“特工”王文合墓。由此,王文、王鳳岐的“特工”人生、傳奇故事,再次成為金寨人民茶余飯后、街談巷議的熱門話題。

有消息表明,王文和王鳳岐夫婦就是電視劇《潛伏》里余則成與翠萍的原型,《潛伏》以及老電影《地下尖兵》中許多劇情就來源于平西情報交通聯絡站的真實工作場景。

王文(1917—1992)原名吳啟滿,安徽省金寨縣桃嶺鄉人。1931年參加紅軍,1934年加入中國共產黨。1938年到莫斯科學習無線電通訊和情報知識。回國后在北平、上海等地從事情報工作。新中國成立后,歷任天津市公安局副處長、處長、副局長等職。1992年7月因病逝世。
    王鳳岐(1916—2016)原名劉桂芬,河北省安新縣大張莊人。1939年加入中國共產黨,擔任區婦聯武裝部游擊隊長,后在北平從事情報工作。新中國成立后,歷任天津公安局邊防檢查股股長等職。


    一、瞞著父母  參加紅軍


    王文,1917年3月出生在桃嶺鄉胡店村一個貧苦農家。因家庭困難,不得溫飽,他沒有上學的機會。
    1929年5月以后,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金寨縣境內先后爆發了立夏節、六霍兩大武裝起義,建立了革命政權,相繼成立了中國工農紅軍第11軍第32、33師,紅25軍等多支工農紅軍隊伍,后發展為紅四方面軍。王文的兩個哥哥都參加了紅軍,他也參加了兒童團,站崗放哨,保衛蘇維埃政權。
    1931年4月,14歲的王文和兩名青年瞞著父母,步行40多公里,找到紅軍隊伍,要求參軍。后被分到紅4軍第11師第31團政治處當勤務員。在這里,他學會了識字。在鄂豫皖革命根據地的第三、四次反“圍剿”斗爭中,他作戰勇敢、表現突出。1932年底,紅四方面軍轉移到四川通江地區后,他由普通一兵逐漸被提升為連長兼指導員,并正式轉為中共黨員。
    1935年5月,王文隨紅四方面軍開始長征,三過雪山草地,歷盡千難萬險,1936年10月在甘肅會寧與紅一方面軍會師。后來,王文又參加了西路軍,與國民黨馬步芳、馬步青部在甘肅“河西走廊”等地展開激戰,在甘肅永昌戰斗中左胳膊負傷。傷好后,王文所在的部隊在軍政委李先念的率領下,突圍后到達新疆迪化(今烏魯木齊)。
    1938年初,中共駐新疆代表陳云建議并經黨中央同意,從紅軍隊伍中選派王文等文化水平相對較好一些的20多人,到蘇聯莫斯科學習無線電通訊和情報專業技術。王文由此而成為“留蘇學子”。
    王文當時連小學文化程度都不到,要學習無線電通訊、電學、物理學、數學、社會發展史等課程,難度非常之大。但是,經過血與火、生與死雙重考驗過的紅軍戰士,其堅強意志和刻苦精神是非凡的。經過一年多的勤學苦練,王文熟練地掌握了無線電通訊和情報專業的相關知識和技術,成了一名合格的“紅色特工”。
                      

    二、赤手空拳  死里逃生


    王鳳岐,1916年出生于河北省安新縣白洋淀一個小漁村。1937年抗日戰爭爆發后,王鳳岐參加了青婦會,并加入了中國共產黨。百團大戰開始后,組織上看她膽子大、打槍準,又將她調入區婦聯任武裝干部,   隨地方武裝輾轉河北一帶,與日軍展開游擊戰。
    戰爭是殘酷的,恐怖、流血和死亡隨時都會出現。但是,這個不想當亡國奴、當時只有20多歲的農村姑娘,卻能勇敢地去面對。她們時而和雁翎隊一起在白洋淀神出鬼沒地突襲侵略者,時而帶領游擊隊跑到路邊放倒電線桿破壞鬼子的通信,時而再把大路搗毀得一團糟不讓敵人順暢通過......日本鬼子明明知道這一帶游擊隊很活躍,可就是找不著他們,也拿他們沒有辦法。
    可是,有一次,鬼子突然包圍了村莊,把王鳳岐和老百姓都圈到了一起,在漢奸的幫助下,鬼子抓住了王鳳岐。逮住了游擊隊,鬼子洋洋得意,兩個鬼子兵把王鳳岐五花大綁、押回縣城準備嚴加審問和處置。一路上,王鳳岐一聲不吭、悶頭兒聽著鬼子兵的命令走,可她心里一直在盤算:“必須跑,必須活著,我要繼續打鬼子!”堅定的信念很快地把她被抓時的驚慌一掃而光,她一邊“老實”地走,一邊利用熟悉地形的優勢尋找機會。當走到白洋淀邊上的時候,時機出現了!那時的白洋淀還是“游魚細石直視無礙”,兩個鬼子兵走神了,看著水里的魚、嘰哩哇啦地指指點點......王鳳岐看準時機使盡全力左右開弓,一肩膀一個,硬是把兩個鬼子兵給頂掉水里去了......王鳳岐扭頭、風一樣地狂奔而去。兩個舉著三八大蓋的大鬼子,讓一個捆得結結實實的女人從眼前跑掉了,而且還是剛剛逮住的、八路軍的、游擊隊長,丟臉已在其次,關鍵是這事兜不起啊!兩個小子真是嚇壞了!從水里爬出來便狂追不舍,邊跑邊開槍,槍聲又引來了其他的鬼子、漢奸,他們嗷嗷地叫著一起追,子彈打得莊稼桿撲簌簌地折斷了很多很多。
    好一個王鳳岐,在雙臂緊鎖的情況下,一口氣跑了50里,把敵人累得筋疲力盡越,可是越追越是看不見人。王鳳岐感到比較安全以后才停來,渾身像散了架似的一頭撞開一戶老鄉的屋門,隨后就噴了出一口鮮血。后來,王鳳岐回憶這段絕命的逃亡,說:“我把自己的肺都跑炸了”。
    像這樣驚險殘酷的戰斗還有很多次。1941年,日寇的五一大掃蕩開始了,在整個冀中地區施行“三光政策”。當時已在晉察冀十分區定興縣擔任自衛隊隊長的王鳳岐和戰友們,突然遭遇了鬼子的包圍,日本兵和偽軍人多槍多子彈多,自衛隊付出了不少同志的生命,才敲掉一部分敵人、殺出一條血路完成突圍。突圍之后,又經過連日死神相伴的行軍,才到達平西革命根據地趙各莊。


 

    三、為了潛伏  閃電結婚


    1942年,王鳳岐被調到易縣華北社會部學習。學習內容以掌握敵占區北平、天津的城市生活和民俗風情為主,背誦并牢記地名和街道名稱,為派往敵占區做好地下工作作準備。王鳳岐雖然文化水平較低,但是記憶力驚人,兩個月后的考核結果讓教員屷感到非常滿意。
  隨后的一天,華北社會部副部長鐘子云給王鳳岐引見了一位身穿軍裝的青年人,讓他們在一起多交流,并說“如果談得來,今后會在一起工作。”
  這個青年人就是王文。1938年,經中央密派赴蘇聯學習情報工作,1940年回國后攜電臺在北平妙峰山一帶活動,負責平西情報站的轉發工作,歸華北社會部領導。此次,組織上讓他遴選一位女同志假扮夫妻,潛入北平腹地,組建新的情報站。
  20天后,華北社會部部長許建國電話征求二人意見:如果談得來,組織上批準他們結婚;如果談不來,為了革命工作,也要以夫妻的名義去北平。
  二人經過慎重考慮,決定服從組織決定。幾天后,秘密地舉行了婚禮。婚后,他倆和一個陳姓的老太太(對外稱是王文的母親),組成一個臨時家庭。
    1942年冬,“一家”3口先后離開易縣,相繼進入北平,住進鼓樓南大街煙袋斜街小石碑胡同11號。在朋友“七哥”葉紹青的幫助下,兒子每天到書店照顧生意,婆媳倆操持家務,表面上日子過得還算體面。11號院子住著兩戶人家,陳老太太家租了兩間小平房。因為院小房少又有點吵,不久,一家3口又搬到舊鼓樓大街西邊、緊鄰著北城墻大石橋胡同7號。7號是個獨門獨院,南、北兩個院6間房,寬敞、氣派。屋子內一水兒老式紅木家具,古色古香。更可心的是房東是日本憲兵隊翻譯官,對門兒是偽警察所的張警長。這在日本人占領的北平四九城,有這么二位罩著,誰還會來找麻煩呢?
    開始,平西情報站規定,王文和王鳳岐3個月內不準活動,主要是熟悉環境。 3個月后,“七哥””葉紹青把王文在北平妙峰山游擊區使用過的5瓦干電池發報機,托法國朋友秘密運進北平。沒想到,這北平城里,交流電線多、干擾大,天線又不能架得太高,電臺輸出功率太小,和平西情報站的電臺一直通聯不上。經平西情報站領導同意,王文決定自己組裝一部發報機。
    想在日偽統治下的北平城組裝一部電臺,其困難和危險是可想而知的。王文決定化整為零、分頭購買電臺零件。隆福寺、護國寺、白塔寺廟會時,馬路便道上有些人擺舊無線電地攤的,賣些舊零件。王文就趁趕廟會時,有合適的就買一件。
    經過兩個多月的游擊采購,王文運用在莫斯科所學的知識,計算、設計、畫圖,開始組裝電臺。一臺有三個6L6真空管、輸出功率為30瓦的發報機,終于組裝成功了。此外,王文還搞到了一部美國海軍用的長短波兩用收音機,并將其改為收報機。
    在日偽統治下的北平,不可能明目張膽地架天線,必須偽裝。于是,王文就弄了個粗鐵絲,白天晾衣服,晚上搭上電臺的線,就成了天線。為了增加天線的長度、高度,王文將30多米長的天線拉出,拴在兩根竹竿上,放在南房上。
    為避開日偽偵測臺監聽時段,王文就在后半夜2點到5點,抓住空隙,與華北社會部電臺通聯。除了打時間差避開日偽偵測臺,他還大膽地模仿日偽電臺報務員的手法。這樣,就是日偽電臺報務員聽到呼叫,還以為是自己人的電臺在工作。還甭說,這招很管用!就這樣,鼓樓街7號院發出的紅色電波,頻頻飛越古城、傳到平西。
    對外,王鳳岐是位職員太太,很光鮮。可實際上,當時,黨的地下活動經費很緊張,一家3口連飯都吃不上。為此,貧苦出身的王鳳岐想了很多辦法。天黑以后,她換上舊衣服,悄悄地到菜市場揀別人掰剩下的菜幫子、爛蘿卜,回家洗一洗,放點鹽煮著吃。她還養起了雞。養雞的好處既可以吃雞蛋,給王文補身子,和翻譯官太太、警長太太拉關系,又可以借喂雞、撿雞蛋、開門找雞的機會,觀察院子內外、胡同里的情況,看看有沒有可疑人員。
    1943年8月7日,“七哥”葉紹青急匆匆趕來通知王文、王鳳岐:藏好電臺,立即撤離。夜里9點多,王鳳岐用紅包裹好改裝的收報機,送到東四十一條胡同西口交接點,交給了地下交通員黃云。
    王文撤到河北阜平史家寨中共晉察冀分局社會部。房子退了、戶口也銷了,但是王鳳岐并沒有出城,而是在北平繼續潛伏,直到抗戰勝利才撤回解放區。
    1944年2月,一切平靜后,王文第二次潛入北平,繼續開展情報工作。兩個月后,中共晉察冀分局社會部部長許建國派王文前往上海,到李振遠情報組和鄭凱一起繼續做地下工作。

 

    四、三進北平 情報抵上十萬大軍


    1946年10月15日,王文第三次潛入北平城建立秘密電臺,掩護身份是阜成門內巡捕廳胡同(今民康胡同)影悟無線電商行的技術員。
   “影悟無線電商行”是秘密黨員蘇省悟為掩護工作、向北平有關部門申請開辦的,對外掛牌營業,以修理收音機為主,蘇省悟為經理、王文為技術員。
    1947年4月,蘇省悟在國民黨新一軍當戰車隊隊長的同學程震來到北平、住進了蘇省悟家。他一住就是3個月,這給王文發送情報帶來了極大的困難。
    程震晚上不睡、早上不起,喜歡喝酒、唱戲、湊熱鬧。他不睡覺,王文收到的情報就沒有機會譯成電報,夜間發不出去。一次,敵人要襲擊我河澗等根據地的情報得到后,就是因為不能及時發出而使敵人陰謀得逞。王文對此心急如焚,他找到蘇省悟,一起商量應對的辦法。
    之后,只要來了情報,蘇省悟便主動拿著胡琴,到程震的房間找他一起唱京戲。蘇拉程唱、程拉蘇唱,如此反復,將程震纏住。王文就在修理收音機的屋子里擺上修理收音機的書籍和線路圖,裝作學習修理知識的樣子,以此掩護譯電工作。因為程震和其他人的干擾,有時一份電報需要分四五次才能譯好發出。由于王文是在危險情況下發報,所以根據地的電臺報務員常常是幾個人從凌晨2點守候到早晨5點,一有電報幾個人同時抄寫,盡量避免重復,以便王文能夠在最短的時間里將內將電報發完。這樣,既能減少被程震發現的危險,又能減少被敵人偵測的可能。
    1947年1月4日,蔣介石從南京飛抵北平,召集傅作義、孫連仲等高級將領開會,策劃駐石家莊的蔣介石嫡系精銳部隊新3軍第7師全部和軍直特務營共8000余人于10月15日開始北移保定。
    打入敵司令部工作的共產黨員劉光國及時將這個情報傳遞出來。王文收到情報后迅速譯報,在夜間分幾份電報發了出去。
    晉察冀軍區接到這份情報后,司令員聶榮臻立即調動部隊,從徐水地區奔襲100多公里,趕往定縣城北清風店地區迎敵。
    在朱德、聶榮臻、羅瑞卿的指揮下,10月20日至23日,我軍在清風店地區全殲敵新3軍軍部、第7師全部和軍直特務營8000多人,活捉了敵中將軍長羅歷戎、中將副軍長楊光鈺。
    清風店大捷后,王文收到了晉察冀軍區的嘉獎電。聶榮臻稱贊道:“我們的情報組織抵得上十萬兵馬!”
    隨后,王文等人又得到了石家莊兵力空虛、敵人內部矛盾重重、增援遲緩等情報,建議趕快攻打石家莊。晉察冀軍區接到情報后,立即周密部署,于1947年11月12日解放了石家莊,取得了全殲守敵24000多人的偉大勝利。
    隨著電報的增多和我軍的節節勝利,敵人對我秘密電臺的搜索越來越嚴。
    一天晚上,王文養的3條狗叫得很兇。王文便悄悄地起床、貼著墻根查看。他突然發現,一個人在房頂上正將一根天線掛在自己的天線桿上。
    王文知道這是敵人在偵察,便迅速將情況向上級作了報告。上級指示他將電臺交給蘇省悟隱藏,迅速撤退回到華北局社會部。
    1948年6月底,王文回到根據地,在華北公安部任政治保衛處電訊科副科長。
                   

    五、四進北平 借敵掩護屢建功勛


    1948年11月19日,黨組織第四次派王文進入北平,目的是加強華北局與北平的電訊聯絡。王文又回到了蘇省悟的“影悟無線電商行”。
    這時的北平已經被解放軍包圍,傅作義指揮的軍隊都龜縮在北平附近,城里很多民房都住進了傅作義的軍隊,蘇省悟家也住了一個炮兵排。
    王文見原來架設電臺的房間已經被排長和兩個班長占住,自己只好收拾北院盛煤的小屋作為工作室。他將地下方磚起開,挖了個洞,將小型收發報機隱藏在里面。工作室解決了,可是這里與原天線距離遠,無法使用,新架設天線是個大難題。
    王文經過反復觀察和思考,終于想出了辦法。他以這排士兵亂放毛巾、手套、雜物為借口,在他們屋里拉了一條銅線,一頭在原天線附近,一頭釘在北門頭上,可連接小煤屋。這樣,將發報機的輸出端用小夾子夾上天線就可發報了。
    銅錢接好后,王文假裝關心地對這些當兵的說:“我給你們拉一根銅線,諸位長官可在上面掛毛巾、手套等物件,這樣屋里就可以整齊一些。”士兵們對無線電是外行,沒有看出真實意途,連聲稱謝。
    這些士兵們晝夜無事就玩牌、賭錢、喝酒。王文就利用他們賭錢、喝酒的機會,在凌晨2點用手電筒照明發報,在十分困難危險的環境中,保證情報傳遞渠道的暢通。
    由于戰事吃緊,守城敵軍強迫北平市民出城挖戰壕,要蘇省悟家也出2個人。如果去2人挖戰壕,聯絡就無法進行。王文和蘇省悟商量,決定利用駐在家里的軍人做擋箭牌。他們經常買點酒菜,請排長和班長吃喝,并流露出家中又要照料炮兵排的騾馬,現在又要外出挖戰壕,人手不夠之意。敵排長表示,有我們在,你們不要理他!
    這天,警察所和有關人員來通知,要蘇省悟家去2人到警察所集中挖戰壕。敵排長瞪著雙眼對來人吼道:“房東天天給我們喂騾馬,整天累得夠嗆,我沒找你要人,你反到這里要人!”說著就要動手打人。來人見惹不起,趕緊溜了。從此,再也沒人找挖戰壕了,聯絡也沒有耽誤。
    1948年11月,我人民解放軍解放沈陽、錦州后,迅速入關。華北“剿總”司令傅作義在這種情況下,企圖帶上7個主力師經天津、塘沽坐船到青島。北平情報組得到這個情報,王文立即將其發出。我解放軍根據情報很快控制了平津鐵路、公路,并解放了楊村、廊坊、安次、河西等地。
    傅作義見天津去不成了,又下令將北平城內從東單到南跑馬場一帶,砍樹推平,修一條供飛機降落的臨時跑道,每天由南京、上海來多架運輸機,運送糧食,并企圖將7個主力師空運到青島,自己也可乘飛機南逃。北平情報組得到這個情報并及時發出。我圍城部隊迅速調集高炮,有敵機飛來,就用高炮射擊,使敵人的飛機不敢在東單降落,空投的糧食也都落在安定門外我軍的陣地上。
    傅作義見出逃之路被堵死,再加上中共秘密組織做工作,最后終于接受了和平改編。我解放大軍于1949年1月22日和平解放了北平。
至此,王文結束了“潛伏”生涯。
                   

    六、二者相比  相同相似之處頻頻


    電視連續劇《潛伏》熱播后,人們對戰爭年代那些在隱蔽戰線出生入死的真人真事給予了極大的關注。經過很多探尋,人民把翠萍的“原型”鎖定在王鳳岐的身上。
    因為,和翠萍一樣,王鳳岐的槍法也很準,也假扮情報人員的闊太太掩護秘密發報工作。而且和劇情發展相仿,王鳳岐在隱蔽戰線工作期間也和起先的戰友王文最終正式結成了夫妻
    王文是有文化的留蘇干部,王鳳岐是槍法很準的游擊隊長,就像電視劇《潛伏》那樣,為了共同的事業,他們走到了一起。

    平西情報交通聯絡站地處晉察冀革命根據地的前哨,是1941年年初根據中共中央社會部的意見在根據地與北平城之間建立的、負責傳遞情報和護送來往人員的工作站。從1939年6月至1949年1月北平解放,平西情報交通聯絡站歷經抗日戰爭和解放戰爭兩個時期。在那硝煙彌漫、戰火紛飛的年代,秘密電波在這里收發、情報在這里接送、物資在這里轉運,中央領導閱讀的報紙、醫療等物資從這里秘密發往延安,大批愛國青年、革命人士和國際友人,都是通過這里秘密前往延安。《潛伏》以及老電影《地下尖兵》中的許多劇情都來源于這個聯絡站的真實工作場景。
    1949年1月30日,就在大家歡慶北平和平解放、解放軍即將舉行入城儀式之際,王文奉命離開北平,隨社會部部長許建國趕赴天津,從國民黨手中接管警察局。在組織的安排下,他與長期分居的妻子王鳳岐在天津團聚,這對紅色“特工”從此真正過上了正常的夫妻生活。
    新中國成立后,王文歷任天津市公安局科長、處長、副局長等職;王鳳岐歷任天津市公安局邊防檢查股股長、偵察股股長、行政處副科長等職。這對革命伴侶是新中國的第一批人民警察,在建設新中國的戰斗中,為保衛社會主義建設和公安工作的發展做出了新的貢獻。

   

    (注:本文參考了有關報刊和網絡資料)    

 



責任編輯:admin

广东快乐十分任三技巧